白银文明网 > 专题 > 2018专题 > 2018白银网上好人馆 > 白银好人榜 > 白银好人榜·孝老爱亲
李小梅
发表时间:2018-10-23来源:白银文明网

李小梅先进典型事迹材料

  李小梅,女,汉族,1971年12月出生,靖远煤电股份有限公司王家山煤矿煤质运销公司职工。

  十二年来,不离不弃悉心照料高位截瘫的弟弟,把弟弟一次次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谱写了一曲感人的姐弟手足之情赞歌。她的善行被王家山矿职工家属视为家庭美德的标杆,她的事迹感动了街坊邻居,尤其感动了她带弟弟看病住院的所有医护人员,医院为她开设过绿色通道,减免过医药费。

  今年46岁的李小梅出生在普通矿工的家庭,青少年时代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也有一个温馨温暖的家,父亲是王家山煤矿一名普通矿工,母亲是家属,还有两个弟弟,大弟李云子,小弟 李小云。一家五口仅靠父亲一人的工资,尽管生活并不富裕,但温饱有余,也是其乐融融。然而命运多舛,1993年,李小梅母亲在回到老家省亲时暴病而去,撒手人寰,撇下了姐弟三人。之后,父亲也搬到离矿区较远的另一个乡镇,重新组建了新的家庭,离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从此,李小梅就挑起了生活的担子,与两个弟弟相依为命,挑起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所不应承受的生活之重,同时也放弃了上高中、上大学的美丽梦想,辍学家中当起了家庭主妇,悉心照料两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两个弟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1993,矿上招工,李小梅成了矿建材公司正式职工,1999 年,大弟李云子也招了工,成了矿上的一名掘进工。一家人的生活总算有了着落,李小梅总算松了一口气,后来也在矿上成了家。日子尽管平平淡淡,倒也相安无事。

  然而好景不长,2001年的一天,大弟李云子突然发现自己双腿越来越没力气,双脚也无法着地,姐姐李小梅听到这一消息后,急匆匆赶回家中,询问大弟的病情,看着大弟那痛苦的表情,李小梅心如刀绞,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她的心头,但还是强压住心头的不安,心疼的对大弟说:“云子,你坚强些,咱妈走的早,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生活,往后咱家还要靠你呢,姐会带你看病的,你就放心吧,咱抓紧到医院看看就是了”,望着姐姐慈母般的目光,弟弟坚强的点了点头。

  2001年至2003年,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小梅带着不能行走的弟弟踏上了一条漫漫求医路。那时,交通不便,她常常背着弟弟到徒步几公里往返于车站之间。2002年到兰州陆军总院检查,项目检查完后,姐弟两为了省下看病钱,在汽车站的候车室住了一晚。第二天为了等待结果,一直等到了下午6点以后。最后赶上了兰州到银川的长途汽车,到王家山已经是半夜1点,她硬是背着弟弟徒步2公里,才又把弟弟连拉带拽扶到了5楼的家里。先是在靖煤总院、后又到兰州陆军总院前后两次都没有查出任何结果。直到第三次又到陆军总院详细检查后,结果出来了,弟弟患的是脊髓空洞症。医生用十分专业的医学术语对她说:你弟弟得的是脊髓空洞症。随后,医生详细给满脸迷茫又十分焦急的李小梅讲了讲脊髓空洞症的病情和后果,脊髓空洞症可以说治愈的希望十分渺茫,即使治好也只能在病床上度过余生,要想保住性命,必须马上手术。李小梅一听,如五雷轰顶,眼含泪水蹒跚着走出诊室,来到弟弟的诊床前,摸着弟弟的头无奈地说:“云子,咱们住院要做手术,等病好了回到家里姐姐好好照顾你”。

  在陆军总院住院的日日夜夜里,护士长看到这个病人总是由姐姐一人照顾着,白天黑夜,没日没夜,很是同情,就吩咐站上的护士,尽量多往李云子的病房走一走,看一看,帮一下病人的姐姐。弟弟云子看着姐姐日渐消瘦的脸庞,红肿的眼睛,心疼的说:“姐姐,咱们回家吧,我不治了,我不能让姐姐为我这病受苦了”姐姐抱住弟弟的头失声痛哭,哽咽着说:“云子,别这样说话,咱妈走的早,我是你姐,姐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姐照顾是应该的,你只要好好养病,快点好起来,我就心满意足了”病房里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动容。

  经过40多天的住院治疗,云子的病情得到控制,出院后回到了王家山,但住院期间借下的外债又沉甸甸的压在了姐姐的肩上,无奈之下,姐弟又以3万元的价格卖掉了姐弟们唯一赖以生存的“家”,一套50多平米的楼房,用来还债,弟弟则租住在别人的平房里。

  2007年的一天中午,李小梅给弟弟喂饭,弟弟泪流满面,说什么也不肯吃饭,哭着说“我怎么会得这样的病,拖累你也过不上好日子,我也不想活了”。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多年未归的弟弟,姐弟二人抱头痛哭,此后的三天时间里,弟弟拒绝吃饭,姐弟两都是以泪洗面,面对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往后的路怎么走,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好在知道云子病情的朋友还经常过来看看他,矿上得知李云子的病情后,矿工会又把云子列为特困户,建立档案,并由一位副矿长任他的帮扶对象,每年进行力所能及的照顾。给了李云子及李小梅莫大的精神支持。在李云子生活不能自理的10多年里,她给弟弟端屎端尿,每天早晨把弟弟从床上抱到轮椅上,晚上再从轮椅上抱到床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一年365天,10年就是3600多个日日夜夜,搭进她的青春,搭进了她的美丽,搭进了她的健康,就为了这份姐弟亲情。

  姐姐悉心照顾,云子的外甥,李小梅的儿子心疼妈妈,同情舅舅,李小梅上班忙顾不上照顾的时候,外甥放学回去总是先到舅舅租住的平房里,帮舅舅端屎送尿,有时舅舅的大便弄了外甥一身,外甥从没一声怨言,也从没嫌弃过这个残疾的舅舅。身体残疾的云子知道,外甥之所以照顾他,不嫌弃他,除了外甥心肠好,人性好之外,更多的是心疼妈妈,替妈妈减轻一些负担。

  2014年10月份,李小梅原来所在的单位建材公司解散后,她被分配到了矿运销公司洗煤厂工作。洗煤厂的工作相对来说比原单位要辛苦一些,因为是岗位工,一个萝卜一个坑,工作时间至少在10个小时以上,无疑对李小梅照顾弟弟增加不小的工作量。长年累月的休息不够和营养不良,李小梅也坚持不住,身体垮了下来。一次夜班突然昏厥,从2米高的梯子上滑了下来,膝盖上起了一个大包,后来形成积水,她又舍不得花钱治疗,硬是自己买上膏药,贴在患处,走路锻炼,至今还落下了膝盖疼的病根。还有一次上班,她提了一壶水从车间的一楼往二楼走,刚走到工作岗位人就发晕,她下意识地扶住一根杆子,总算没有跌倒,想做个核磁检查一下,但舍不得那几百块钱,因为他知道,弟弟长期用药,靠他病假那不足一千元钱根本不够,还是省下来给弟弟吃药吧,省一点是一点。

  就这样李小梅在此后的半年多的时间里,整天在单位车间、家里、弟弟的病床前日复一日地照顾着,可还是因为照顾不周,更大的不幸又降临到了这苦命的弟弟头上。2014年底,李云子由于长期卧床,体力极度虚弱,运动功能丧失,臀部出现破溃、红肿并伴有脓血渗出,尽管李小梅天天及时翻身,加强护理,但伤口并无好转,还在进一步扩大。2015年5月15日,她又将弟弟拉到靖煤总院诊治,但总院大夫看见病人不仅截瘫而且碗口大小的褥疮已深达肌肉层,病人随时都有败血症的情况出现,建议到兰州大医院治疗。无奈之下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连夜拉到兰州的一家手足外科医院,但这家医院也不敢接收病人,看在姐弟可怜的份上,勉强答应在这家医院住了一晚,住宿和医药费全免,并要求他们第二天到大医院治疗。

  第二天在陆军总院诊治后,大夫说手术治疗可以缓解病情,但费用太高,大概需十七八万元。弟弟听说要花这么多钱,哭着闹着给姐姐说不治了,姐姐看着弟弟绝望的表情,心如刀绞,坚定地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只要有姐姐在,我就会让你好好活着,而且活的更好,你放心吧。

  在回到王家山一天半的时间里,李小梅连忙筹集医疗费,在她的舅舅、姨妈和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第三天,又拉着弟弟在丈夫及朋友的帮助下,带了十多万元的医疗费,又到兰州市省人民医院治疗。

  省人民医院的专家在听了李小梅的求医经历后,尤其是听她哭着坚定地说出:“大夫求求你给我弟弟治疗吧,我宁可让他倒在医院里,也绝不让他倒在家里”话语后,50多岁的女专家眼睛湿润了,她拍了拍李小梅的胳膊说:“我真佩服你,说实话,这事要搁我身上,我都坚持不下去的,我一定尽力治好你弟弟,坚决不会乱收你一分钱,能免的费用一定给你免,姑娘你就放心吧,我想认你做个妹妹,你愿意吗?今后到兰州来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你就把我当你姐吧”。李小梅眼含热泪感激地点了点头。

  在第二天的医务晨会上 ,偌大的会议室里破天荒地医院顶尖专家整整齐齐围坐在桌子旁,都在为这个普通的褥疮患者的手术方案进行研究。并由接诊的主任专家亲自主刀。两个小时的手术很成功,手术费正常收费七八千元,医院只收了一千二百元。手术中需要用血,主治大夫亲自联系血库,先行调血、输血,对待他们先治疗,后交钱。当手术后的第三天,李云子又开始高烧不退,植皮移植的伤口感染,医院请来了以色列的外国专家为他会诊,进行了第二次手术,主治大夫为了促使伤口新肉芽生长,把治疗首长们才能用得到的一种价格十分昂贵的叫vsd新型促进伤口愈合材料,把给首长治疗的边角料节省下来,还包括一根价值300多元的吸管、一张400多元的贴膜,全部免费用在了弟弟身上,在治疗伤口及换药过程中,主治大夫破例让李小梅当下手,让她了解患者换药的全过程,并让她亲自动手为弟弟清理伤口,其真正的良苦用心李小梅心知肚明,心存感激。

  在省人民医院住院的二十多天时间里,李小梅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守候在弟弟的病床前,人熬瘦了,眼圈发黑了,大夫和护士们也对她格外照顾和同情,护士长和护士们经常叫她放心地睡一会儿,她们轮流看护病人,其他病人经常是住院费用还有点剩余的时候就催款了,李云子的住院费只是在费用没有的几天以后催一下,李小梅深切感受到了省人民医院对姐弟的格外同情和照顾,每当想起这些,她总是热泪滚滚,让她感受到了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更加坚定了她照顾好弟弟的信心和决心。

  现在,尽管出院已经两年多了,弟弟的病情反反复复,李小梅所在单位也给她换了一个打扫卫生的工作,便于她身体的恢复和照顾她的弟弟,但李小梅仍然一如既往的照料着、守护着瘫痪的弟弟。

  为了弟弟,她付出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十几年来,她没有认认真真地逛过一回商场,也没有一次和同龄女子一样做过一次美容。每天都是照常做着同样的事情,上班——回家照顾弟弟,就好像和这个社会隔绝了,外面发生的什么事情什么都不知道,她那颗温柔善良的心满满的全部给了她这个残疾的弟弟,今后的路将会很长很长,但她坚定的表示:她将会陪弟弟走完这一生,不管有多苦,多难,谁让她是姐姐呢。

白银文明网责任编辑:林风

地方文明网站

主办:白银市文明办 白银文明网版权所有

地址:白银市人民广场北路1号 邮编:730900

邮箱:1758871374@qq.com 联系电话:0943-8627325